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英雄的哥尹德洪事迹专题 >> 英雄的哥尹德洪祭奠文章 >> 内容

许洪宇悼念文章2篇

时间:2019-2-22 15:35:03 点击:1047

  阳光灿烂的日子,她却独自一人在射洪滨江河堤上想念一个人

   许洪宇

   2月21日,在见义勇为出租车司机尹德洪先生公祭日的第二天,明媚的阳光重新普照大地。无数热爱生活的人们,纷纷来到河堤,尽情地享受着久违的暖阳。可是、我们的英雄尹德洪已经感受不到这份温暖了。
 
我不禁悲从中来,拖着沉重的步子独自在河堤上缓缓走着。
   
尹师傅啊,你虽然走了,但是你高尚的德行,就像阳光一样。近日、你把所有射洪人民的神思都凝聚起来,把所有无数爱你念你的目光都凝聚起来,把一些渐渐世故冷漠的灵魂都温暖起来。
 
尹德洪,你的大爱义举,书写了一个大写的人。你虽然走了,却像一个巨人,依然屹立在洪城人民的心中。
   
你,无愧于你的大名,德耀射洪、德耀天地。你,感动了一座城,甚至、感动了一个国。你的肉身虽然消逝了,但是你与日月同辉的精神却永耀洪城,不仅当前眼下,也必将在遥远的未来,深深地震撼着无数人的心灵。

  天地也为你而动容。近期本来是阳光持续普照洪城的好天气。因为你义无反顾地勇救落水女子而献出了生命,从而感天动地,因此,你走后的整整一周,“倒春”寒突然袭来,阵阵奇寒在射洪这片大地上肆虐、再肆虐,持续之长久之酷烈,乃射洪历史之最。为何?神目如电,天地有情,苍天也为你动容啊!他在夜间悄然流淌的汩汩悲泪呵,早已化作萧杀的霜气,继而这些霜气化作厚厚的阴云,化作沉沉的雾气,笼住了阳光、罩住了月色,将乍暖的天气活活地逆转,逆转,天地怎会不被你这义薄云天的好男儿动容啊?!
   
尹师傅,你还未告诉我,如今你去了哪里,你的家人将去哪里寻找你呢?爱你念你的洪城人民将去哪里呼唤你呢?
 
涪江在阳光下依然那么清冽,河面映照着几多悠悠的白云。

  尹师傅,我终于知道涪江为何从不结冰,原来是你的热血一直在温暖着它呀!我终于知道涪江为何流得那样缓慢,原来、浩渺的烟波里蕴藏着你热爱同胞的毅魄忠魂啊!忠魂分量足有亿钧之重啊,重得不能让涪江滚滚向前;我终于知道云朵为何这样皎白了,因为老天的如瀑青丝骤然间悲伤成几团银发了。虽然、我参透了天地玄机,但我依然开心不起来。
 
艳阳好久不曾光临洪城了,堤上的游人可真多呀!丈夫陪着妻子,子女陪着年迈的父母,爷爷带着孙子,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全都在阳光说笑、游玩、打闹、蹦跳。我的同龄人——德洪,假如那日你不曾出车,假如那日你在外地……也许无需多长时日,你也会像堤上的游人一样,过着波澜不惊的凡俗日子。可是、事已如此,假设何用呢?尹师傅,请原谅我不由自主地一番假设,我终究知道不能以庸常之心揣度英雄义士的侠肝义胆。
 
泪眼问江江不语,英雄德洪在何方?
 
河堤上,除了孩子以外,我们不自觉地朝着江面望去,都在努力把你追寻啊把你追寻,我们脸上瞬间多了几分悲肃,步子也多了几分沉重。
 
往昔,蓝天白云倒映于江面多像一副规模弘大的水彩画。可如今、你这夺去英雄生命的河床,在我眼中竟然变得如此陌生,如此狰狞,你就是那条无数人为你倾倒的母亲河么?如果是,为何要不分青红皂白地吞噬英雄伟岸的身躯?

俗话说:水火无情,可怕的涪江啊,为何你要如此冰冷幽深?
   
涪江不语,我只好再度追问英雄:不是说好了么?你还要陪着爱人追剧,你还要陪着儿子迈进中学的大门,你还要帮着邻居排忧解难,你还要早出晚归地拉客挣钱呀,为何你就失信于身边的许多人呢?
   
德洪无语,我只好无奈地眯着眼睛,对着灿烂的春阳说:“太阳啊,由于你的失职,才让江水寒得刺骨。从今往后,你一定要日夜不休,时刻温暖着尹英雄那疲惫的身体与灵魂!”

 

 

我在“2·15”事件后的第一个灿烂阳光里沉思

许洪宇

 

221日,明媚的阳光重新普照大地。无数热爱生活的人们,纷纷来到河堤,尽情地享受着久违的暖阳。可是、我们的英雄尹德洪已经感受不到这份温暖了,我不禁悲从中来,拖着沉重的步子独自在河堤上缓缓走着。

尹师傅啊,你虽然走了,但是你高尚的德行,就像阳光一样。近日、你把所有射洪人民的神思都凝聚起来,把所有无数爱你念你的目光都凝聚起来,把一些渐渐世故冷漠的灵魂都温暖起来。

尹德洪,你的大爱义举,书写了一个大写的人。你虽然倒下了,却永远像巨人一样屹立在洪城人民的心中。

你,无愧于你的大名,德配射洪、德配神州、德配天地。你,感动了一座城,甚至、感动了一个国。你的肉身虽然消逝了,但是你与日月同辉的精神却永耀洪城,不仅当前眼下,也必将在遥远的未来,深深地震撼着无数人的心灵。

你不但感动着人类,也感动着天地。本来、天帝拟定近期让阳光继续着洪城的好天气。因为你义无反顾地勇救落水女子而献出了生命从而感天动地,因而、你走后的整整一周,“倒春”寒突然袭来,阵阵奇寒在射洪这片大地上肆虐、再肆虐,持续之长久之酷烈,乃射洪历史之最。为何?神目如电,天地有情,天帝也曾为你动容啊!他在夜间悄然流淌的汩汩悲泪呵,早已化作萧杀的霜气,继而这些霜气化作厚厚的阴云,化作沉沉的雾气,笼住了阳光、罩住了月色,将乍暖的天气活活地逆转,逆转,天地怎会不被你这义薄云天的好男儿动容啊?!

尹师傅,你还未告诉我,如今你去了哪里,你的家人将去哪里寻找你呢?爱你念你的洪城人民将去哪里呼唤你呢?

涪江在阳光下依然那么清冽,河面映照着几多悠悠的白云。

尹师傅,我终于知道涪江为何从不结冰,原来是你的热血一直在温暖着它呀!我终于知道涪江为何流得那样缓慢,原来、浩渺的烟波里蕴藏着你热爱同胞的毅魄忠魂啊!忠魂分量足有亿钧之重啊,重得不能让涪江滚滚向前;我终于知道云朵为何这样皎白了,因为老天的如瀑青丝骤然间悲伤成几团银发了。虽然、我参透了天地玄机,但我依然开心不起来。

艳阳好久不曾光临洪城了,堤上的游人可真多呀!丈夫陪着妻子,子女陪着年迈的父母,爷爷带着孙子,不谙世事的孩子们全都在阳光说笑、游玩、打闹、蹦跳。我的同龄人——德洪,假如那日你不曾出车,假如那日你在外地……也许无需多长时日,你也会像堤上的游人一样,过着波澜不惊的凡俗日子。可是、事已如此,假设何用呢?尹师傅,请原谅我不由自主地一番假设,我终究知道不能以庸常之心揣度英雄义士的侠肝义胆。

泪眼问江江不语,英雄德洪在何方?

河堤上,除了孩子以外,我们不自觉地朝着江面望去,都在努力把你追寻啊把你追寻,我们脸上瞬间多了几分悲肃,步子也多了几分沉重。

往昔,蓝天白云倒映于江面多像一副规模弘大的水彩画。可如今、你这夺去英雄生命的河床,在我眼中竟然变得如此陌生,如此狰狞,你就是那条无数人为你倾倒的母亲河么?如果是,为何要不分青红皂白地吞噬英雄伟岸的身躯?

俗话说:水火无情,可怕的涪江啊,为何你要如此冰冷幽深?

涪江不语,我只好再度追问英雄:不是说好了么?你还要陪着爱人追剧,你还要陪着儿子迈进中学的大门,你还要帮着邻居排忧解难,你还要早出晚归地拉客挣钱呀,为何你就失信于身边的许多人呢?

德洪无语,我只好无奈地眯着眼睛,对着灿烂的春阳说:“太阳神啊,由于你的失职,才让江水寒得刺骨。从今往后,你一定要日夜不休,时刻温暖着尹英雄那疲惫的身体与灵魂!”

 

 

 

    作者介绍许洪宇,射洪人,曾做过机关职员,山区以及城关语文教师。作品见于《川中文学》、《文化遂宁》、《射洪党建之窗》等书刊。有作品入选《当代作家文集》



(铁马爱心行动网温馨提示:本文如有侵权,请及时通知网站管理员,给你带来不便敬请谅解。)
作者:不详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铁马爱心行动网 铁马新闻资讯网(www.tmaxw.cn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建议使用IE10.0及以上浏览器,1024*768以上分辨率 客户服务邮箱:mouse_fu@msn.com
    常年法律顾问:四川省今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谢卫东
    蜀ICP备09014603号